一根句号_翻了叫我

目标是读者会有感觉的黄色,但是写得稀烂
阴暗角落里的一只小虫
带标题的是文 不带就是瞎逼叨

看了一眼好像我炸号概率挺高的,反正如果炸了就搜一( )句号就行

对不起哦,,最近一直在写红头发小男孩梦文,一个字都没动,,,😢

以防其实是我炸了而看不到自己已经炸了

有人能看到这条吗

【安天佐×周文/г|8】其实是我干的

不想更新,,最近被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折磨得很厉害,想写写不出,憋得慌


是ρᐜр,时间线不明,某个强大存在离开地球之前想看好戏随手把老安周文关在一起给老安整了一个类似椿药的效果(会失去理智)

ooc,有把周文(暂时)削成普通人的情节(不然可能还得花几千字写他们打架)​

写到一半小说看完了,去看其他小说以后有点脱离原文文风

预警:​暴力x行为,有受伤描写,很短,ooc

可以的话↓​


1233 

占tag歉  熬了五天夜补到1060章,看到关于变年轻的单章说明,想问下之后陆州有重新变老吗(;;)

太短不加标题了

别去看小说,这玩意是垃圾(当然我写的也是

我是真的,书荒,荒到嚼木屑

写还是因为男主至少还有可以涩的点(很少)


 

【鱼pi】搞缺德佬

不是口嗨,就是gb,g在上面叉的那种,簧的

用来爽一把的无脑凰,然后,写的是穿戴型几坝

第一次写gb,没想到是这对,,ooc​注意

看着直播的时候烤鱼老被pi玩就想到写这种怪东西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烤鱼和包包一样也是从pi粉丝到一起玩的

​预警:gb,四爱,很短

我的预警打全了吧?重复很多遍了吧?

所以预警不能接受的话就不要看​

不 要 看 了 不 爽 在 评 论 里 唧 歪​

不 要 看 了 不 爽 再 来 举 爆​

不然我会和你吵架​


可以的话→这个 


没敢打烤鱼的tag因为万一女孩子会看lofter呢(。

【拔森/г|8】tender

tender(adj.):温柔的,亲切的

两年没看猎魔烹饪手册了,它还好吗?

主要是汉尼拔世界实在是太印象深刻所以即使卡了两年也硬憋出来了

本篇中出现的人名仅代表原文中那位角色,与影视作品中的那位毫无关系​

尽量模仿了原作早期文风(指过量的回车)​以及有原文的复制黏贴,看不出来就说明原文实在是gay得浑然天成

预警:有恰人情节(g向),​短,略过了部分正戏

可以的话↓


summary:“进餐愉快。”​

这里 


备用 





tender(adj.)​:温柔的,亲切的;嫩的

【生文/渊文】vomit

是安生→→→(←)周文→→(←←)王明渊

花吐老梗,是“和最喜欢的人接吻可以治愈,和第二喜欢的人(每天)接吻可以让症状不恶化,第三之后只有微弱的效果,‘喜欢’程度的排名是根据好感排名,也就是说无论爱情友情师生情都可以计入”​的设定

刚看,只看到姜砚得葬仙那边,所以时间线就是得葬仙之后,第一段是原文(嫁祸.jpg)

没有老师出场​,但是老师是喜欢周文的

模仿原文文风的练手作,本来以为会很难模仿,一写发现竟然还好​​

可以的话↓


summary:“他救不了他。”




  

  姜砚手指微动,周文发间的那支花微微斜了一点,周文就睁开了眼睛,嘴巴也能动了,可是身体却还是没办法动弹。


  “师兄,别玩了……”周文说道。


  “怎么会是玩呢?我这是要感谢你刚才那么大力的帮助我……”姜砚咬牙切齿的说着,狠狠一脚踹在了周文屁圌股上。


  


  下山的时候台阶的数量反而变少了,上来时用了整整六天,下山却只用了一天多。出了次元领域,曹砚就立刻与周文分别了。


  “师兄​,保重。”周文没有问以后能不能再见面,也没有问曹砚的打算,因为他知道他们四个人都是一样的倔。


  曹砚淡淡地笑着点了点头​,正要转身,周文却忽然咳嗽起来。


  “咳咳、咳、”​一声接一声,咳得周文连说话都很艰难。“等下、咳、有咳咳咳”


  曹砚神色凝重,到了这个阶段,感冒等等疾病早就已经没法影响他们​了,而且周文在上山前还毫无反应,现在却咳得这么激烈,明显不是普通的病。


  “怎么了?”​


  “咳、”​周文重重地咳了一下,几乎有点力竭了。他摊开捂住嘴的手,只见上面有一片鲜嫩的玫瑰花瓣。


  两人都惊疑不定,周文咳出花瓣后仍然在不断地咳嗽,只是比之前稍轻一点。


  “这……难道是刚刚葬仙导致的吗?”​曹砚唤出葬仙,她看到周文的一瞬间眼中就闪过一抹惊讶,在曹砚提问之前就说:“抱歉,这我可能解决不了。”


  “怎么回事……”​周文咳着问她,内心有一丝紧张。


  “您需要亲圌吻您最爱的人才能够治愈这种症状。”​葬仙平静地说道,“不然可能会咳嗽至死。”


  “为什么会这样?我没有对周文使用过这种…”​


  “应该是我的能力和他的某种特性产生反应导致的。”​葬仙回头看向周文:“或者您可以亲圌吻其他有好感的人,只不过无法完全治愈,只能保持症状不恶化。”


  二人沉默许久,曹砚先开口:“对不起。”​


  周文叹了一口气:“这也不是你能想到的后果。算了,我自己想想办法吧。”​


  曹砚临走前,迟疑着问:“你喜欢的应该不是我吧?”​


  周文说不是。



  

  ​回到学校后,周文躺在床上咳嗽,但怎么也想不出最爱的人是谁,而且在回来的路途上症状又加重了不少,几乎每一声都咳得他嗓子隐隐作痛。


  “爱的人……”​周文苦恼起来。他最爱的可能是那个能让他变强的手机,总不能亲一部手机吧?


  思来想去,眼看着自己又咳出来一片花瓣,周文决定联系自己身边的人都试试。


  他先联系了王鹿,当他咳着嗽艰难地向王鹿说明情况,并且在王鹿面前咳出几片花瓣的时候,王鹿立刻答应了周文的请求。


  王鹿的嘴唇很软,但是当周文忍着咳嗽亲上去的时候,什么好转的感觉都没有。周文道谢完又道歉,没看到王鹿转身离开时眼里的一抹失落。


  后来他又联系了李未央、​张玉致,甚至连安静都联系了一下,每天在亲人和“对不起”里度过,也没有找到谁能让症状好转的,更别提治愈了。安静离开的时候脸色特别臭,明明就住在隔壁,周文却连着两天没见到她。


  周文十分郁闷,甚至心里生出一丝不甘。虽然他有替身符和六翼,但万一这种吐花病的后果太霸道,失去六翼以后也继续存在呢?他不想赌,而且他也不想因为这种不明不白的病白白失去六翼这种保命利器。


  咳嗽的事自然瞒不住他周围的人,李玄知道周文亲了几乎所有认识并且不是敌人的女性以后都没有好转,比周文本人还愁。


  “怎么会有你这种木头啊。”李玄唉声叹气,“没有一个姑娘是你喜欢的,你该不会喜欢男人吧?”


  李玄本来是苦中作乐调侃一句,却没想到周文听完直接愣住了。“不会吧,你真的喜欢男人啊?”


  周文咳得嗓子撕裂一样地痛,手里还攥着刚咳出来的一把花瓣,轻声回答:“不是。我在想咳咳、会不会‘好感’不仅仅、咳、指爱情​,还能指朋友之类的?”


  李玄听完也是眼睛一亮,稍稍迟疑了一下便问:“那你亲我一口试试?”​


  周文也不客气,干脆地亲上去,一直在逐渐加重​的症状竟然神奇地开始减轻了。虽然比较细微,但周文可以肯定症状开始好转了,而且暂时甚至没有咳嗽的冲动。他咳了这么多天,终于好不容易能歇一下,他当即抓住了李玄的衣领不让他走。不过两人亲了三分钟以后,轻松的感觉就消失了,周文感到症状又开始加重,他赶在下一声咳嗽爆发出来之前松开了李玄的嘴巴。


  从来没有接圌吻经验的两人都开始大喘气,周文则是连咳带喘,听起来像是命不久矣的病人。​


  “谢谢,有效果了,”​周文歇了一下说道,“但还是没有治愈。”


  “连保持症状不恶化都不行吗?”​李玄在意不了“刚刚和铁哥们亲了嘴”这件事,替周文担心起来。


  “不行,虽然最开始有效果,但是连一天恶化的程度都抵消不了。”​周文说完这串话,猛烈地咳嗽了一阵,手里又多出来一把花瓣。


  不过这件事倒是启发了周文,或许不用局限于“自己可能喜欢的女孩子”​,也要找平日里关系好的人试试。不过平时关系最好的就是李玄,周文也不对其他人抱什么期待。


  果不其然,​试过风秋雁、黄极等等关系不错的人之后,周文得出结论:目前还是李玄最“有用”。


  “等等……如果是任何一种好感的话……”


  周文的脑子里出现了一张成熟又温柔的脸,还有一个白发乱舞、俊美非人的决绝背影。


  “老师……”周文的心情低落下去,不仅因为想起了生死未卜、承受千万骂名的王明渊,还因为他不知为何十分肯定,那个能治愈他的人,一定是老师。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安生发消息给他:“最近出现了一个新的次元领域,外围只有传奇级和比较弱的史诗级,但里面有技能很不错的史诗级,你要来看看吗?”​


  周文凝神一想,发现安生培养他、和他一起战斗、保护过他,也有一定的可能性​。于是他赶紧回复消息道:“阿生,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


  当他到达安生所在的​营地时,已经又耽搁了半天,迅速恶化的症状已经到了每隔十分钟就会咳出一次花瓣的程度了,而且周文的嗓子痛得几乎说不出话,让他怀疑自己马上就要咳出血了。他一看到安生,来不及说什么就立刻跑过去亲了上去。


  边上送资料的士兵看得惊掉了下巴。


  一阵清凉感顺着唾圌液​流到周文的喉咙里,奇迹般地迅速融化着火辣辣的痛感,逼迫他不断咳嗽的痒意和异物感也减轻了。由于身高的差距,周文死死地揽住安生的脖子把他向下按,才能够持续亲吻。


  安生最开始被重重地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以后,正准备把周文推开,却在看到周文难受地皱着眉之后放弃了,还微微弯下腰配合周文。


  这次不仅比李玄的效果好,生效的时间也长,整整十五分钟以后那种舒适的感觉​才慢慢消退。


  ​周文放开安生,正要说话,安生率先按着周文的肩膀问他:“文少爷,你怎么了?”语气十分担心。


  好不容易压制了十五分钟的咳嗽冲动去而复返,​周文咳嗽着,却没有十五分钟之前那么痛了,就好像症状倒退了一天。他缓了缓,压住咳嗽,气息不稳地解释道:“我中了一种诅咒,只要不和最喜欢的人接吻就会不断咳出花瓣,症状还会恶化,最后可能会死。”


  好像是为了验证说的话,他又没忍住咳出了一堆花瓣,没有手接着,慢悠悠地飘到了地上。​


  安生又惊又急,连忙问:“那我有效吗?”​


  周文又咳了几声,说:“不能治愈症状,但是好像退回了一天前的严重程度了。之前我和李玄试过,一天只能生效一次。”​


  “就是说我可以帮你保持症状不恶化吗……”​安生立刻理解,稍微松了口气,又问周文:“你对最喜欢的人有什么思路吗?”


  这次周文回答得很果断:“是王明渊老师。”


  安生怔了一下,深深叹了口气。


  “我明白了,那就先让我帮你压制住不恶化吧,文少爷。”​


  “谢谢你,阿生。”​周文郑重地道谢。


  “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又不会有人吃醋。”​安生笑道。


  自从这次开始,每天周文都会找安生​亲个十五分钟,而且还得是交换唾圌液的那种,纯嘴唇接触没用。


  “……”​


  两人在接圌吻的时候都不会发出声音,毕竟是一种续命行为,而不是情人之间的行为。


  周文有些小动作,会下意识地把手放到安生的肩膀上,安生则会轻轻地顺着周文的背给他顺一下气。


  由于每次都让安生弯腰,粗神经如周文也有点过意不去,提出有条件的话还是让安生坐着,不过这样一来周文就得坐在安生的腿上了。


  ​当他们接圌吻的时候,看起来倒真的像是一对缠圌绵的情侣,一方坐在另一方的腿上揽着他的肩膀,另一方虚拢着他的背微微仰头,甚至连一些比较害羞的情侣都不太敢用这个姿势。


  周文变得和安生寸步不离,不然一旦超过一天不接吻就会开始恶化​。


  “对不起,拖累你了。”周文知道安生带着他,原本该去的一些地方和事务都放弃了,心里不太是滋味。


  “别多想。”安生摸了摸周文的头,“那些不太重要的事​务别人也可以处理,相比之下肯定是文少爷的命比较重要。”


  周文头顶一暖,心底也有点温暖。从他六岁开始就从来没有人摸过他的头了,这一下反而有点开心和不好意思。



  

  有一次安生不得不和安天佐​去一个新的次元领域镇守、处理一些破界生物,他和周文说明时周文几乎是赶着他去。


  安生不放心,还是在周文的百般推辞下保证在一天内解决。


  ​但这一次的破界生物格外难缠,主要是生命力极强,复活五次才会真正死亡。尽管安生心底焦急,也花了很久才全部处理完。


  “阿生,走了。”​安天佐叫安生上车。


  安生回过神来抱歉地笑了笑,道:“您随其他人一起回去吧,我自己走。”​


  安天佐皱眉问他为什么。


  “我用伴生宠比较快。”​安生说完,转身便骑上伴生宠疾驰而去。


  安天佐深深看了一眼离开的背影,想起周文的状况,也烦躁而无力地揉了揉眉心。​


  当安生赶回去时,也已经过了两天了。他推开门,看到周文站在他的桌边打游戏,口中还不断剧烈地咳着。那种咳嗽声已经比两天前严重得多了,而且十分嘶哑,人听了都会觉得不舒服。


  “文少爷!”​


  原本周文打游戏从来没人能打断他,但这次周文却是不关游戏进程地立刻放下手机朝安生走过来。​


  周文正要说话,先眼疾手快地捂住了自己的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他攥起手并悄悄放下,没让安生看到里面的玫瑰花瓣。


  安生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拉着周文的手掰开,看到掌心沾着一点血迹。


  他心头剧震,捻上一片花瓣,发现其实花瓣上沾满了黏而温的血液,只不过是与花瓣的本色融为一体才难以看出。


  以史诗级的体魄咳到吐血,无疑周文的嗓子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周文放开那些花瓣,反手握住他的手,安生这才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颤抖,害怕得颤抖。“对不起……”


  周文用气声说:我没事,然后才把安生压到椅子上开始亲。


  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安生明白。​


  周文由于不好意思会闭上眼,而安生反而睁开眼,注视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清秀少年面孔,眼底一片沉郁的浓黑。


  ——我救不了他。


  ——我只能看着他去死。​


  我亲吻着他,爱他,却救不了他,只能看着他在死亡的边缘走着钢丝摇摇欲坠​,在我的疏漏下离死越来越近,等待那个不知多久、甚至不知生死的男人送来虚渺的生机。他与我亲吻,他爱的不是我。我的爱无用。


  安生虚虚扶着周文的后脑闭上了眼。​


包包好可爱,,,

【马拉克×主角/г|8】小羊倌

和前文可以说有联动,也能单独看

个人xp产物,用词恶心且混乱,不适合人类阅读,你只要想想我是熬完夜在四点到六点码出来的就能想到是什么恐怖的屎

如果你喜欢主角就别看,这篇完全就是为了折磨把xp付诸主角的产物,没有一点对主角的怜爱

提示一下:后半段的时候主角精神是不正常的(受马拉克影响而不自知)

提到的《小羊倌》是童话,还蛮好玩,我小时候很喜欢长大后就成了恶俗车的参考,没看过也无所谓反正这篇本质上就是无脑xp爽文(不过对黑暗欺骗的剧情了解是有必要的)

预警:双圌性,穿圌环挂件,道圌具,一句话的g向,暴圌露​,催圌眠,用词粗圌俗,不知道算不算的n圌t圌r,夸张描写

可以的话↓(不可以就不要看,别看了再举报)


summary​:“最后,他妈妈问道:‘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是不是做了坏事,人家诅咒你啦?’”

(出自《小羊倌》​)

this